回应关切

“生娃就靠75后85后”,任泽平奇葩言论炸锅,

点击量:   时间:2022-01-12 17:26

1月10日,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原恒大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公号上发布研究报告,建议政府让央行多印2万亿元,尽快建立生育基金,用10年多生5000万个孩子。

任泽平认为主要原因是不能指望90后00后生孩子,一定要抓住75-85年还能生的时间窗口。因为75年-85年的这批人还有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而90后和00后甚至连结婚都不愿意。

一石激起千层浪,建议一出立马在网上引发热烈讨论。

舆论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两点,首先是“要抓住75-85年、不要指望90后00后”,因为75-85年尚有“多子多福”的观念。对此,时代财经采访了部分70后、80后、90后征询看法,受访70后认为90后承受压力的能力不如70后,而90后则认为,虽然身边恐婚、不婚大有人在,但大家终究会按部就班走进婚姻,并生子。

“要提升中国的生育率,不能仅仅指望高龄产妇,主要还是要指望年轻一代,尤其是20-34岁的女性。”人口与未来网主编何亚福1月10日晚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90后和00后很多人的婚恋意愿和生育意愿下降,婚育观念改变固然是一部分原因,但现实困境还是其中最主要的障碍。

舆论争论的另一个焦点则是“多印2万亿元,用10年多生5000万个孩子”,这一方法被网民认为引发通货膨胀,只会适得其反,让人们面临更大经济压力,更不愿意生娃。澎湃新闻更是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直指,任泽平不会不知道印钞对于物价、货币价值、资产价值都会产生难以预估的连锁反应,他提出缺乏常识的公共建议,就是为了博取流量、有意为之。

对于舆论的质疑,1月11日凌晨00:04分任泽平在公号“泽平宏观”回应,因为疫情、经济下行压力大、土地财政下滑,政府、企业和家庭都没钱,所以印钱生娃。他强调,专款专用不会引发通胀,短期有助于拉动需求、稳增长,长期有助于社会活力、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任泽平还再次表示,“这个建议,我们是认真的,是经过长期的科学研究和论证的。”

“生娃就靠75后85后”,任泽平奇葩言论炸锅,85后慌了:我再生,畸形率很高

图片来源:pixabay.com

 

真不能指望90后、00后生娃?

 

在解释为何采用“开动印钞机”这一简单而直接方法,任泽平称,因为时间紧迫。“一定要抓住75-85年还能生的时间窗口,抓紧出台鼓励生育基金,再不出台就晚了,不要指望90后00后。原因也很简单,就是75年-85年的这批人还有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而90后和00后不要说生二胎或者三胎,很多人甚至连结婚都不愿意。”

人口与未来网主编何亚福认为,抓紧出台鼓励生育政策是对的,但“不要指望90后00后”是错误的。

1月10日,何亚福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虽然根据中国人民大学CGSS(中国综合社会调查)以及其他调查结果来看,90后00后的生育意愿确实低于70后80后,但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生育率调查数据,近年来的生育主力是20-34岁的女性。

以2019年为例,据《中国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2020》的统计数据,2019年平均每千名20-24岁女性生育了74个孩子,平均每千名25-29岁女性生育了109个孩子,平均每千名30-34岁女性生育了69个孩子;而平均每千名35-39岁女性只生育了26个孩子,平均每千名40-44岁女性只生育了5个孩子,平均每千名45-49岁女性仅仅生育了0.44个孩子。可见20-29岁,也就是90后是生娃的主力军。

对于生娃不能靠90后、00后这一说,97年的程小姐告诉时代财经,她的朋友里确实有恐婚、有打算不结婚、也有走进婚姻的,但在她看来,虽然不少人表示不婚不育,但大部分00后、90后随着时间推移也会按部就班走进婚姻,并生子。

程小姐认为,她的同龄朋友中恐婚的人有很多原因,首先,她觉得婚姻必须谨慎。第二,自己的社交圈确实有不少“普信男”“妈宝男”。

程小姐称,这样的人不在少数,与这样的人结婚大概率是“丧偶式育儿”。她曾经想象过一个日常场景——工作一天下来很累,还有很多糟心事让自己心烦,下班回到家里,娃娃饿着等吃饭,老公什么都不干,家里乱糟糟,时不时还有一个婆婆来找麻烦。“这样的婚姻,谁都不稀罕。”程小姐说道。

“我们只是需要时间来探索找到合适的人,我可能最后也会顺其自然走进婚姻。”程小姐平淡地说。

 

高龄产妇的风险高

 

值得注意的是,任泽平所仰仗的1975-1985年出生的女性今年已经是37-47岁,属于高龄产妇。

84年的陈婷有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她说儿子班上的同学,很多都有弟弟妹妹,儿子也经常催她再生一个,但陈婷有自己的顾虑。

摆在陈婷面前的首先是教育问题带来的焦虑。她告诉时代财经,“最近孩子期末考,我都梦到自己在答数学题。”

其次是身体原因。陈婷生儿子时是剖腹产,产后多年一直血气较差,总有腰疼等小毛病,“我有去给老中医把脉,医生说了,如果我再生娃就是去找死”。陈婷还称,自己现在已经过了35岁,卵子质量下降,如果高龄产妇,畸形率是很高的。她直言,“我不想去冒这个险”。

至于70后是否会生三胎,在广州生活的70后张洁告诉时代财经,目前身边的朋友基本没有要三胎,觉得两个孩子也够了。

“毕竟压力在那里,老人和小孩,加上自己的年纪是危险期。现在职场对中年人的歧视是很深的,起码35后去找工作很难,公司都会卡这个年纪。”可见,不少70后较少考虑生育问题。

诚如任泽平报告指出,“有研究发现,35岁女性生育能力大致为25岁时的50%,到40岁时再降至35岁的50%。日夜颠倒、久坐、不锻炼、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吸烟、酗酒、环境污染、高强度辐射等均会导致男性精子质量下降。根据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2018年基于11.3万例样本的研究,2005-2014年男性精液质量呈明显下滑态势。”这意味着鼓励75-85后这一年龄段人生娃,可能面临更多的高龄怀孕风险以及婴儿畸形率。

据2021年5月《柳叶刀》的数据,中国的不孕症发生率已从2007年的12%上升至2010年的15.5%左右。2021年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约12%-18%。随着年龄的增长,卵子的质量也会下降,数据显示:15-34岁女性的不孕率约为7.3%-9.1%,而35-39岁女性的不孕率直升至25%,40-44岁女性则高达30%。

因此,何亚福指出,高龄产妇的不孕症发生率随着年龄的增长急剧上升。而且在36岁以后生孩子,由于身体生理机能逐渐衰退,流产的概率会比35岁之前高很多,出现早产儿、先天性畸形、不明死胎的概率也会增加。

“不能仅仅指望高龄产妇,主要还是要指望年轻一代,尤其是20-34岁的女性。”何亚福说道。

 

多印2万亿生娃不会引发通胀?

 

事实上,这不是任泽平第一次建议财政设立专项基金鼓励生育。

去年12月下旬,梁建章、任泽平等人口经济学家发布了《中国人口预测报告2021版》,当时就建议国家每年投入GDP的5%的财力,把生育率维持在西方国家的平均水平1.6。

当时时代财经曾做报道,财税专家、中山大学林江教授断言,2020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8万亿元,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万亿元, 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10万亿元。“财政非常紧张,赤字也是有一定的限度。难以从财政中拿出5万亿来作为专项鼓励生育。”

时隔半个月,任泽平进一步深化了其建议,提出开动印钞机的方法。在面对多方质疑之下,1月11日凌晨00:04分任泽平在公号“泽平宏观”回应,为什么是印2万亿,而不是从财政预算出?“因为现在疫情、经济下行压力大、土地财政下滑,政府、企业和家庭都没钱,所以印钱生娃。”

在面对会不会引发通胀和房价上涨的问题,任泽平称,“专款专用不会引发通胀。短期有助于拉动需求、稳增长,长期有助于社会活力、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在面对是否会产生不公平的问题,任泽平回应,“不会产生不公,生娃有成本,生的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建设者,不给予鼓励支持和现金补贴才是不公平。具体可以针对不同收入家庭有所区别,高收入家庭的育儿补贴少一些,低收入家庭的育儿补贴多一些。”

1月11日,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职业投资人程宇对时代财经分析,“专款专用”是一个伪命题,因为钱一旦进入流通领域就不存在专款专用,会引发通货膨胀。程宇进一步指出,当下阻碍年轻夫妇多生孩子的主要原因是房价高企,而房价高企很大程度上是通胀带来的资产价格上涨,因此,不能用“通胀”解决“通胀”带来的问题。

对于其建议,也并非一边倒认为完全不可理喻。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代财经表示,印钞生娃是一个着眼于解决人口老龄化与养老金陷阱所引发的严重社会经济问题的思路之一。

柏文喜指出,75-85后这一年龄段目前已经是37岁~47岁的中年人,面临较大的经济与职场压力,他们的顾虑主要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生育和养孩子。

何亚福也认为,政府确实有必要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对任泽平报告提出的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实行差异化的个税抵扣及经济补贴政策、加大托育服务供给、完善女性就业权益保障等建议,也基本赞成。

“如果这些建议能够落到实处,确实有助于提升中国的生育率。”何亚福说道。

?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